中央巡视组:福建厅处级干部裸官较多

根据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的部署,中央第九巡视组向福建省反馈巡视情况。7月13日,中央第九巡视组组长王正福、副组长佟延成向福建省委书记尤权传达了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巡视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并反馈了巡视情况;7月14日,王正福代表巡视组向福建省领导班子进行了反馈,尤权同志主持会议并作了表态发言。

根据中央统一部署,2014年3月27日至5月26日,中央第九巡视组对福建省进行了巡视。巡视组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巡视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围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这个中心,把发现问题、形成震慑作为主要任务,广泛开展个别谈话,受理群众来信来访,调阅有关文件资料,深入了解情况,顺利完成了巡视任务。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听取了巡视组的巡视情况汇报,并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报告了有关情况。

王正福指出,福建省党政领导班子坚决贯彻中央重大决策部署,加强对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纠正“四风”问题的监督检查,正风肃纪取得一定成效。但巡视中干部群众也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在党风廉政建设方面,省委抓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力度需要进一步加强,土地开发领域腐败问题突出,教育、医疗、政法和环保部门违纪违法问题频发,一些领导干部与商人交往过密。在执行中央八项规定和作风建设方面,仍存在顶风违反规定的行为,“四风”问题和侵害群众利益行为不同程度存在,一些检查评比、招商洽谈活动需要防止形式主义。在执行组织纪律和干部选拔任用方面,部分机构职位设置不够规范,厅处级领导干部“裸官”较多,离退休领导干部在社团组织兼职过多。同时,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处理。

王正福代表巡视组提出了四点意见建议。一是要认真落实“两个责任”,加强土地开发、工程建设等领域的反腐败工作;二是要坚持不懈纠正“四风”问题,切实解决好部分干部思想不解放、不担当、不作为问题,坚决查处顶风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行为;三是要切实纠正选人用人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严格按照中央有关规定严肃处理“裸官”等问题;四是要认真做好中央巡视组移交问题线索的查核工作,严肃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行为。

王正福强调,福建省委要严格按照中央要求,高度重视巡视反馈意见,特别是对指出的问题,要认真研究分析,分门别类处理。主要负责人要抓早抓小,抓好班子,管好队伍,切实担负起党风廉政建设第一责任人的责任。对巡视整改落实情况,省委要以适当形式向社会公开,接受干部群众的监督,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将适时组织开展监督检查。

尤权表示,中央巡视组全面客观地反馈了巡视福建的情况,客观评价了福建省委和其他省级领导班子的工作,在充分肯定我省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取得成绩的同时,也严肃指出了我们在党风廉政建设、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作风建设、执行政治纪律以及选人用人等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提出的整改要求和各项意见,很有针对性和指导性,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对福建工作的关心和支持,体现了对福建省级领导班子和全省广大党员干部的警示和爱护。我们要认真学习和全面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和改进巡视工作、推进反腐倡廉建设的一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把抓好巡视工作特别是巡视反馈意见的整改落实工作,作为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具体行动, 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重大政治任务,不遗余力、不折不扣地抓紧抓实抓到位。

尤权指出,省委和各级党委、各有关部门要高度重视、认真落实巡视组提出的各项整改意见和要求。一要严格遵守党的政治纪律,认真贯彻中央决策部署,坚决维护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的权威,切实加强对党员干部遵守政治纪律的教育和监督,确保中央政令畅通。二要全面落实党委主体责任和纪委监督责任,深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特别是对中央巡视组移交的问题线索,要全部进行核查,做到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三要坚决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紧盯“四风”问题,加大整治力度,公开处理违规违纪问题,推动作风建设常态化、长效化。四要坚持正确导向,下力气解决好选人用人中的突出问题,切实纠正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不断提高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的科学化、规范化和制度化水平。五要认真落实中央关于巡视工作的部署要求,按照“四个着力”的要求,加强对省以下各级单位的巡视工作,用好这把反腐利剑,增强震慑力度。

尤权强调,省委常委会要认真对照巡视组反馈的意见,逐条研究制定整改措施,进一步明确整改目标、整改时限和整改要求。相关责任单位要抓好整改方案的具体落实, 立说立行、即知即改。同时深刻剖析问题的深层次原因,总结经验教训,切实防止类似性、重复性问题发生。省纪委要做好监督检查工作,对整改不到位的单位和人员要进行严肃问责,确保中央巡视组反馈意见得到全面整改落实。

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第三巡回督导组组长陆浩,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以及巡视组有关成员出席反馈会。福建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领导班子成员出席会议;其他副省级干部、纪委和组织部领导班子成员,省委巡视办、巡视组有关负责同志列席会议。

 

贵州强降水致10人死亡 超一万公顷农作物绝收

央广网贵阳7月18日消息(记者陈屹)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7月10日以来,西南至长江中下游部分地区出现强降雨过程,局地大暴雨,持续的降雨引发了洪涝、滑坡、泥石流等灾害。据国家减灾委办公室统计,截至7月17日15时,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8省(直辖市)882万人不同程度受灾,40.3万人紧急转移安置,14.6万人需紧急生活救助。截止昨天,仅贵州已经有245.41万人受灾,因灾死亡10人,失踪10人,直接经济损失近15亿元,农作物受灾十万五千多公顷,其中绝收超过一万公顷;倒塌农房3008间,严重损坏农房7213间。目前,贵州各项救灾救援工作已经全面展开。

前天早上7时43分,铜仁市松桃县盘信镇大告村,上百名群众被洪水围困,洪水漫过民房屋顶,一些等待救援的乡亲在屋顶渡过一夜。

松桃县消防大队教导员唐正军:民房被淹了100多栋,有些群众被困在房顶上,昨天来救了20多个人出来,昨天晚上这个水又在上涨,正在施救。

持续到昨晚,消防救援人员用冲锋舟等工具,一批一批将受困的数十名群众送到安全地带。临近的印江县木黄镇革底村,暴雨引发山体滑坡,导致152栋房屋倒塌,一间小学被泥石流无缝隙掩埋,所幸人群转移及时,没有发生人员伤亡。

但是受连续强降雨影响,昨天4点,毕节市织金县黑土乡打括村打括组突发山体滑坡,滑坡量约1.4万立方米,导致8人被埋。截至昨天晚上,搜救队伍已搜救出2名受伤群众,其余6人已经确认被埋死亡。

这次强降雨,贵州省有52个县(市、区)洪涝成灾,其中铜仁市松桃县寨英镇降雨量达到450毫米;贵州境内乌江、锦江、南明河等多条河流超警戒水位;全省有47段公路遭受水毁,30多段国省干线和10多段高速公路断交,川黔铁路桐梓县境内发生泥石流致列车中断运行,上百趟列车停运;机场航班、列车运行等都受到较大影响。

贵阳火车站客运科张觅:暴雨、地质灾害影响列车正常运行秩序。川黔铁路太白站至蒙渡站间发生水害,受此影响,贵阳站16日停运列车60车次、17日停运80车次。目前,水害造成退票旅客5万多人次。

暴雨还导致一些地方停水停电,居民生活受到影响。贵州电网公司到今早为止,已紧急抢修恢复电网线路202条,恢复供电43.2万户。

贵州电网公司应急办主任卢仪:专门组织了200支抢修队伍5000人以上,奔赴到抢修现场。还剩下的还没有恢复的这一部分,应该可以在18日20点以前可以修复。

针对贵州灾情,国家减灾委、民政部以及贵州派出的工作组已经深入灾区,指导救灾。

贵州省民政厅救灾处副处长李宇均:截至目前,全省民政灾害救助渠道共投入救灾资金2460余万元,搭建救灾帐篷1138顶,发放棉被11786床等一些生活物资,灾区群众的基本生活得到妥善安排。

(原标题:贵州强降水致10人死亡 农作物绝收超一万公顷)

习近平携10号球衣为中阿经贸补上临门一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9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获赠10号球衣。当天上午,正在阿根廷进行国事访问的习近平会见了阿根廷副总统兼参议长布杜和众议长多明格斯。布杜向习近平赠送了阿根廷国家足球队10号球衣。丁林 摄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9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获赠10号球衣。当天上午,正在阿根廷进行国事访问的习近平会见了阿根廷副总统兼参议长布杜和众议长多明格斯。布杜向习近平赠送了阿根廷国家足球队10号球衣。丁林 摄

中新社北京7月22日电 (记者 石岩) 正如刚刚结束的巴西世界杯上,身披10号球衣的梅西带阿根廷杀入决赛,此番对阿根廷的访问中,获赠同号球衣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为中阿经贸合作的“晋级”补上了一记漂亮的“临门一脚”。

“这次访问签了很多协议,都是大项目,成果丰硕!”谈及习近平刚刚结束的阿根廷之行,曾任中国驻阿根廷、巴西、墨西哥大使的沈允熬不无兴奋地对中新社记者说。

在两国元首共同签署并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指出,中阿双方将加强在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互利合作。双方还签署贝尔格拉诺货运铁路一期改造项目、基什内尔-塞佩尼克水电站项目融资协议等合作项目。

“在水电站建设方面,拥有充足水域的阿根廷有一定的技术和经验,此前该国便曾参与中国国内一些水电站建设。”曾任中国驻厄瓜多尔、古巴、阿根廷大使的徐贻聪向中新社记者指出,“让中国参与到这一项目建设中,其背后是阿根廷对中国的一种信任。”

信任从来都是相互的。由于债务无法偿付的争端,阿根廷目前在国际资本市场融资遇到困难。根据习近平此访中两国签署的协议,阿根廷将从中国获得75亿美元贷款。与此同时,中阿两国央行又签署了逾百亿美元的货币互换协议。这对于困境中的阿根廷,无异于雪中送炭。

“阿根廷当前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但习近平此行表明,中国对于阿根廷的经济发展是有信心的。”沈允熬分析,作为G20成员和重要新兴市场国家,阿根廷拥有不错的经济基础和丰富的资源,而来自于中国等国际社会的信心和帮助,无疑将助阿根廷更快走出困境。

事实上,中阿在经贸领域相互帮扶的例子远不止于此。徐贻聪回忆,中阿建交之初,中国经济发展还相对落后,阿根廷给予了中国不少帮助。比如,中国第一次进口重水就是来自阿根廷。

而在此次中阿《联合声明》中,双方将核电合作事宜提上了议事日程。中阿双方签署了“关于合作在阿根廷建设重水堆核电站的协议”。这意味着中国或将在阿根廷正在扩建的第四座核电站中有所作为。

“在核电合作这一领域,也是双方利用各自优势,共同发展愿望的具体体现。”徐贻聪分析。

与此同时,中阿两国同意,将积极开展油气、矿业、农业、核能等领域产业投资合作,推进基础设施建设、金融战略性合作。

尽管上述一系列经贸“大单”足以推动两国经贸合作成功“晋级”,但对于合作过程中面临的问题,习近平并没有回避。中新社记者注意到,如针对中阿贸易不平衡问题,习近平坦率回应称要促进双边贸易稳定均衡增长。

“对于对华贸易逆差问题,阿根廷此前曾有过抱怨。此次这一问题已引起了高层的关注,相信会逐渐得以解决。”徐贻聪认为,中国未来会加强对阿根廷产品的进口,扩大进口种类,这也是中国正在推进的外贸转型升级的应有之义。(完)

(原标题:习近平携10号球衣为中阿经贸补上“临门一脚”)

北京运动会足球赛13岁组踢出惊人47-0|运动会|47-0_新浪视频

北京市运动会足球项目13岁组出现惊人比分——海淀队47-0狂胜房山队。按规定,这个组球员应是2001年1月1日至2002年12月31日出生,但海淀球员身高明显要比房山球员高一头。北京市运动会官方网站公布了这一惊人比分。


新浪视频官方交流群:298929939
关注官方微博:@视频小助手
24小时电话客服:400 690 0000

广东社会抚养费管理乱象:各地标准不一用途成疑

新华网广州7月29日电(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肖思思、叶前)地方标准不一、弹性空间大、未下达征收决定书即收社会抚养费、高收入人群“超生”罚款无法可依,未完成考核任务借款垫付……广东29日公布关于该省24.52亿元社会抚养费的最新审计报告,再次暴露社会抚养费征收中的“怪现象”。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说:“解决糊涂账问题,相关部门应将信息公开常态化,像晒‘三公’一样晒出账本。”

24.52亿元社会抚养费征收乱象丛生

29日,广东审计厅审计长蓝佛安向该省人大常委会报告专项审计结果:对全省22个县(市、区,以下统称县)2012至2013年度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情况进行了专项审计调查发现,22个县2012至2013年共征收社会抚养费24.52 亿元。

在广东省针对社会抚养费的这次专项审计中,发现问题重重——

有5个县出台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规定中部分条款内容与中央和省有关规定不符;22个县均未制定核实高收入人群实际收入征收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办法,其中有8个县未按高收入人群的实际收入计征其社会抚养费;7个县截留社会抚养费3749.3万元;有4个县11个征收单位为完成县下达的征收考核任务,利用借款等其他资金垫付社会抚养费729.4万元;有的县征收单位虚开社会抚养费收据14.4万元。有2个县9个征收单位使用工作人员个人账户管理社会抚养费1653.4万元;有7个县未下达征收决定书就征收社会抚养费,涉及19028件;有13个县先征收后下达征收决定书1581件;有4个县征收单位票据使用不规范。

一直关注社会抚养费问题的韩志鹏向记者提供了一个案例:2012年12月广东省卫生和计生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度广东全省社会抚养费征收总金额为14.56亿元。2013年底,广东省财政厅在给韩志鹏的有关信息公开的答复却显示,这一数字为26.13亿元。两者相差11.57亿元。韩志鹏说,两个权威部门数据互相“打架”,而且差距如此离谱,实际上正反映出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和管理一直处于混乱不清的糊涂账。

标准不一、弹性空间大、考核自相矛盾

2002年实施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规定,以当地居民年人均收入为参考基准,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和超生的情节,确定征收数额。具体征收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

记者了解到,各地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标准区别很大,经济发达地区高、经济落后地区低。综合各地标准,超生一孩一般为其年收入的2至8倍,弹性空间非常大,超生两孩则更有弹性,上海是3至10倍,而北京等地是6至20倍。即使同一城市,城乡之间、不同区县之间也不相同。

专家质疑,征收既可按所在地又能按户籍地,一些富裕阶层在大城市超生,到户籍地受罚。例如同在广州市,以2012年城镇居民超生一个孩子为例,越秀区为31.4万元,番禺区为24万元。

在轰动全国的广州八胞胎案例中,当事父母户籍所在地为肇庆市,而实际居住在广州。八胞胎父母属高收入人群,如按广州标准,超生1个征收超过20万元;而如果是肇庆标准,只要数万元。两地征收标准相差近10倍,按实际收入还是当地居民人均收入的相应倍数缴纳则相差25倍多。因为争议巨大,孩子出生一年多仍未执行。

由于征收标准不一,给基层的实际运作留下了很大的“运作空间”,出现了社会上流传的“同孩不同价”的现象。一位计生部门干部告诉记者说,由于征收阻力大,实际征收由基层征收人员“自由裁量”的情况很普遍,“按规定应交10万元的,找人送礼说说情,就只交5万元了。”

“计划生育目前管得住的主要是国家公务员和国有单位人员,在非公机构工作的中产家庭越来越多地选择交钱超生。社会上一些个体户、私营业主将征收社会抚养费直接理解为:只要有钱交罚款,想生几个生几个。”这位基层计生干部说。

记者在广东潮汕地区调研了解到,超生是普遍现象。在揭阳市惠来县葵潭镇牛角寮村村委会前的广场上,16岁女孩郑海霞告诉记者,自己有三个姐姐,一个哥哥,“像我这样姐妹兄弟四五个的很正常”。汕头市潮南区峡山街道溪南村村民告诉记者,一些村干部和富裕户都“带头超生”,“只要交了罚款就行,交了罚款超生的人还可以当村干部。”

用途成疑:社会抚养费与部门福利挂钩

广州市财政局曾接受记者采访称,社会抚养费作为行政性收费收入中的一项子收入,由区财政部门负责征收,按照“收支两条线”规定,全部纳入区地方财力统一使用,作为公共财政预算收入的一部分,统筹用于同级财政计生支出。然而,“纳入地方财政”的解释显然没有完全打消公众疑问。在现实中,类似社会抚养费这类的罚款收入往往与部门利益挂钩,成为公众不满收费最主要的原因。

面对公众和媒体“巨额社会抚养费用途成疑”的质疑,计生部门解释,财政每年都会根据计生部门的需要做一个合理预算,支出除了计生工作人员工资和机构运转费用,还包括基层计生服务站所的建设、奖励计生家庭、计生并发症与失独家庭扶助等工作。

广州市直单位一位干部告诉记者,只要本单位上一年度没有人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一般每人可领2000多元的“计生奖”。多位学者认为,即便不存在“部门自肥”的情况,用社会抚养费来贴补计生工作,特别是给公职人员和国有单位工作人员发计生奖,必会引起社会反弹,这也给未来收支公开埋下了一颗炸弹。

包括韩志鹏在内的一些代表委员建议,考虑到征收社会抚养费作为目前计生工作的少有抓手之一,短时间里废除不现实,建议社会抚养费应与交通罚款一样,直接向银行专户交钱并予以公开,独立核算,专款专用。

中山大学公共预算学副教授牛美丽说,在一般公众看来,收上去然后经过财政统筹又拨付到计生部门,与自收自支没有太大的区别。要消除公众的疑问,首先要做到的是征收的公开,要收得明白;其次,计生部门要自律,不要乱发福利,乱开支。